师傅不要啊 师傅不要啊全文阅读 第317章 午门血案猜想

“师父,你知道?”我也彻底惊讶了,还以为温离师父不知道这件事情!

  “傻丫头,那天你睡著了,我担心你身体不舒服把了脉,这才知道你有孕的事情。你打算瞒师父多久?”温离师父一脸幽怨的望著我,“怀孕了也不跟师父说,那天要不是我心绪低落……伤了你伤了孩子怎麽办?”

  “人家不是看你坚决要移情别恋,不想用孩子威胁你……”

  “你这丫头……”温涯师父轻轻敲著我脑袋,然後一把抱在怀里,“师父都不知拿你怎麽办好了。”

  “师父,犀儿一直吐、吃不下饭,不舒服呢……”撒娇一般的在温涯师父怀里蹭蹭,又朝一边的温离师父挤挤眼,他失笑的看著我,撒娇这一招对师父可是很管用的,不然他肯定要教训我大著肚子冒险出谷的事。

  “是吗?很严重吗?”温涯师父拉过我的手腕又细细的把脉。

  “是很严重,从昨天早上一直吐到现在,肚子里什麽东西都没有了吧?”

  “对啊……不过温离师父也知道?”

  “嗯,昨天整夜都趴在你这房顶上听著……”温离师父见我目瞪口呆转为安慰、感动的眼神顿时有些微微的脸红,别过脸,“忍了很久才等到令狐沛那些人离开。”

  “阿离,抱抱……”撒娇的冲温离师父伸开手,他一把将我抱在怀里,低头吻了吻我的额头,“都怪我,要不然你怎麽会这样。”

  “阿离是说,灵犀从你那里离开才开始孕吐的?”温涯师父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温离师父点点头,一边温柔的擦著我脑门上的虚汗。

  “她在你那的时候,你跟她说了要结婚的事情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所以可以说是心病,既然你答应她不再娶东方小姐,那犀儿应该没多大问题了。”

  “啊,原来是这样!”我鼓起嘴巴看著温离师父,原来你才是我的药啊!

  “傻丫头!”温涯师父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我的脑门。

  “人家本来就傻啊,你们养大的就是这样啊!”仗著肚子里的小宝宝嚣张起来,撅著嘴巴看著温涯师父,温涯师父失笑的弹了我的脑门,我哎呀一声捂住,哀怨的看著温离师父,温离师父立刻帮我揉,又说道,“大哥,犀儿很虚弱……”

  “行行行,我拿你们这对冤家没辙了!”温涯师父举起双手投降,而後又看看我,“犀儿饿不饿,师父给你做好喝的去。”

  “不要。”我连忙抓住温涯师父的手,“犀儿要师父在身边。”

  “师父不走,犀儿乖,你现在有孕,一定要好好调理身体,对你好,对胎儿也好。”

  “可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好担心,你们在我身边的时候才踏实。”

  “这样……”温离师父仔细想了想,“那一会儿令狐沛来的时候,我会假装你的亲戚,来这里和你相认,你是怎麽跟他说你的身世的?”

  其实令狐沛人很好,从来没有追究过我的身世,可是介於我承认了跟御宗大名鼎鼎的温离师父有那种关系,当时只好随便说了只是普通江湖儿女,在行走江湖的过程中遇到了温离师父,然後两人双双坠入情网,後来他接到消息要赶回御宗,临别前答应会娶我,我却听到他要跟东方家小姐成亲的消息。

  师父摸著下巴听我讲完,咂摸咂摸问道,“我怎麽觉得这个桥段很熟似的?”

  “师父,那个,你还记不记得又一次我在花园看话本被你抓到,然後话本就被没收了?”

  “啊,原来是那个什麽婉?”温涯师父做思索状。

  “《婉柔传》。”温离师父立刻说道。

  “对啊,就是那个!还是温离师父记性好。”

  “能怪我!不爱说话的人都记性比较好。”温涯师父还不忘捉弄温离师父,温离师父切了一声不理他。

  “不过我倒是觉得,如果犀儿有孕的话还是越早结束这事情约好,要不然我们让阿离继续结婚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啊!”

  我和温离师父异口同声的惊叫一声,然後一起哀怨的看著温涯师父。

  “别别别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,利用成亲的事情,一举解决东方家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大哥是说?”温离师父看看温涯师父。

  “嗯。”温涯师父点点头。

  “哎哎哎,你们到底说什麽嗯啊的?”双胞胎兄弟的默契我哪里能够比得上,而且他们到底要怎麽对付东方家?

  “犀儿,你可记得当年你在午门遇袭,青岩替你挡箭?”

  “记得。”那件事情一辈子都忘不了啊。

  “你可知东方彧是江湖上最好的箭手?”

  “你是说?”关於那一天可怕的记忆一下子让我坐直身体,“是他射的箭?”

  “当天阿离带手下追踪那个箭手,他蒙著面,阿离给了他一剑,可是後来他被人救走了,所以不确定他是谁。”温涯师父看看温离师父。

  “我们拿著羽箭查了很久,发现这一批货根本就不是大昌境内能生产的,我们将调查扩大,得到一个惊人的发现──刺杀你的是箭竟是几百年前覆灭的楼兰国的技法,而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发现东方彧身上的伤口跟我当年刺得那一剑分毫不差,而他正是当今世上箭法最好的人之一。”

  “箭法……”我忽然想到那日我在路上遭到的伏击,也有个箭法高超的人在一边帮忙,而後来抓住的那几个小喽罗根本就不会射箭。会不会是……东方庄主!

  “犀儿,你有什麽问题?”

  我把之前在路上遇到的埋伏说了一些,温涯师父紧皱眉头,“那他知道你跟令狐沛在一起,而且只想抓你不想杀你?”

  “如果是他的话,好像是这样的。”点点头,这样推测似乎没错。

  “不对,应该不是他,你正在往淬剑山庄赶路,明明是自投罗网,他为什麽还要在半路上抓你?”温离师父说道。

  “也对啊……”我扶额,“啊对,我还想问,既然他是坏蛋,温离师父为什麽还要娶她女儿?”叹气,我最耿耿於怀的就是这个啊。

  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”温离师父说道。